>>>与性感美丽的女孩们👧 在线裸聊
首页 耽美女尊 女尊 绿茶少女
展开

绿茶少女 佚名 著

连载中 公众 耽美女尊女尊

28.76万字

  路子菁出身于一个普通的中产家庭,她学习成绩比较差,又爱慕虚荣,属于那种父母基本都要放弃的类型,奈何她长得漂亮,在学校极其的受欢迎,不少男生都愿意与她为伍。   一个偶然的机会,让路子菁通过一个论坛了解到,有一些富商专门喜欢玩弄少女,尤其少女的初夜可以卖出很高的价格,而长得漂亮的少女,出价基本是十万起步。

开始阅读

投票互动

月票 | 推荐票

本月票数

排名

投月票

打赏

总打赏人数

0

打赏作者
本书投票动态

还没人支持Ta·快来做第一人

性福宝最新排行榜


亚洲疯情最新A片

普通

佚名

  • 作品总数

    6

  • 累计字数

    10,079.55万

  • 创作天数

    0

其他作品

  • 工程师日记

    电梯关门的一瞬间,我闪身进去,正庆幸这七年大学没白过,每天都有锻炼身手也很好。可是当我感到自己的肩膀压着一个很有弹性的物体时,我下意识地向那个物体望去。 晕!不是物体,是个饱满的胸部,隔着薄薄的无袖连身裙和胸围,那微微的突起马上让我老二有了反应。对方立刻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让,但好像马上被什么推了一下似的,又我这面踉跄了一步倒入我杯中!我今天走了什么狗运了,爽!尽管不是坐怀不乱的什么正人君子,出于礼貌,我还是双手搂着她的肩,和她正对着。入手是柔若无骨的感觉,细致的皮肤晶莹剔透,光滑的感觉要不是用点力搂着,我的手一定会滑下。

  • 多情人生

    璐君离开我整整一年了。这三百六十五天里,每天度日如年;一年过来,回首往事,却又恍如昨日……

  • 合租情缘(出租屋里的真实换妻记录)

    我和老公康捷都是2000年大学毕业的,现 在大学生的工作都不好找,我们也不例外。 我们经人介绍认识并在2001年结婚,婚后的生 活很幸福,但我们都是不甘寂寞的人。

  • 口述夫妻4P换妻的真实经历

    夫妻4P是什么?以前只是敢幻想一下,没想到真的可以做到,而且到来的时候那么凶猛那么激烈。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,分别经历了从3P到4P的换妻经历,真是让人终生难忘。

  • 成家大院

    成家村因村东头成豪鱼家财大气粗而得名。   据说成家的祖爷爷成子易(成豪鱼的祖父)是因贩鱼而发迹的,当时称得上浙东一带的渔霸。从民国元年起就在成溪河畔盖起了一幢大屋,里外进伸共百余间,祖祖孙孙六十多号人口威威武武在成溪河畔安了家。后来,一些北边逃难来的难民陆陆续续在成溪河畔安了家,租借成家的船只出海打鱼维持生计,成家村因此而人丁兴旺,到上个世纪30年代,这个村有了百来户人家,村民上千号人口。

  • 乱尘秘录(淫乱秘史)

      宋明,今年三十岁,前些年无事可做,就跑起了买卖,没想到越弄越红火。一次,宋明由於偷税,被税务局叫去,正好遇见高中同学高洁,高洁今年三十一岁,人长的挺漂亮。高洁见着老同学,怎能不帮忙。   宋明也识趣地送这送那,一来二去,两人就熟了。宋明人也聪明,没几天就认高洁为乾姐,跑起买卖也方便。这以后,宋明买卖做大了,弄了不少黄色录像带、画报之类,经常带给高洁看。

同类推荐

  • 夕阳情孽浓(修正版)

    w33049

      当我开始写这篇文章时,我正在经历着更年期的症状,常常突然满脸热潮红,汗流不止,心律不整,情绪很不稳定,几次都想放弃,所以这篇文章断断续续的写了很久才完成。   我常常自以为是个浪漫多愁的人,可惜我配偶的个性却处处顾忌着要遵循传统礼教上必须的举止。我们结婚30多年,至今仍然是一对不曾争吵相敬如宾的夫妻;可是每当我想“浪漫”的时候,木讷的他仍顾忌着身体保健或传统礼教上的形象问题。   从年轻至今,常常在夜晚失眠时,伸出手碰触睡在身边的他或用身体挨靠他的时候,总是被他以各种理由推拖,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动机,虽然在现实生活现况中,我们仍然是人们口中所羡慕从来不曾听到吵嘴的“模范夫妻”。

  • 素芬艳史

    春天的故事2013

      初中时的素芬和陈洋已经暗动春心,互相爱慕了。1973年,素芬、杰东、陈洋等人初中毕业,陈洋由于家中只有自己一个孩子,所以留城,很快顶替父亲进厂工作当了工人。素芬、杰东则到了北方一个偏远山区下乡插队了。   素芬分到了一个叫赵家洼的生产队,而杰东分到了5 里之外的李家铺生产队。   刚来到农村这片广阔天地,素芬这些城市孩子既兴奋又好奇。素芬和其他5个女知青住在知青集体宿舍的东边正房,其他8 个男知青住在西边正房。

  • 对男性气味无法自拔的未亡人

    Okami

      注视着灵堂里丈夫的遗照,悲伤溢满了心头。  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,让我毫无心理准备,等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是守在灵堂前的寡妇了,明明不久前还在家门口目送丈夫去上班,现在却要目送他永远地离开人世间。